立即注册

腹肌控论坛

查看: 620|回复: 1
收起左侧

[纯虐腹文] 一个切腹文,改编别的大神作品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2-1-5 15:20:2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腹友们快入坑吧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凛冬的朔气尚未褪尽,草丛间积雪未消,远处的沼泽上结着一层薄冰。
+ m; d# H% R4 O9 ]# e9 g4 t正午的太阳像挂在灰蒙蒙天空中一块圆形石盘,发出凄冷苍白的光。
2 h5 N! B7 \/ c信长义仲拉住马头,回身看了看。2 `% H% ^  [: h9 \. [( ]
从信浓出发时带领的五万余骑兵,如今连同自己,只剩五人。2 f5 o  j  Z7 q6 E1 e" d& g8 l# k
昔日威震日本的旭日将军,已是穷途末路。& _4 @0 `0 W: E% `5 g+ r
「主公。」信长身侧的一名骑兵策马靠拢过来,经过刚才与甲斐一条次郎部队的一番激战,今井四郎前来驰援的三百生力军也已经全军覆没,远方地平线上,敌方的骑兵正在接近,可以看清高举的马标。+ S' @8 a9 w! N) i- u3 }% m) |) W
说话的正是信长四天王之一的今井四郎,他的头盔上有一条长长的刀痕,除此之外全身竟然没有一丝伤痕,足见其武艺高强。
' n: O) s! a; G/ K8 D; b2 Z! ?「主公。」今井又叫了一声。6 T# U$ `* o& d% p, E& S
「敌势庞大,今日吾等已败。我来断后,请主公速速前往信浓吧。」9 k- e0 I' _8 U+ f( ]2 n
信长身穿红色锦绸直缀,外罩唐绫密缀的铠甲,头戴饰有锹形结的头盔,神色却很明快。
# S' u& G4 U' |' ^+ `他是天生的军人,在朝廷上做政治的勾心斗角本就不擅长,只有在战场上,无论身处何种逆境,都精神焕发。
# g6 h  J/ @3 a# q7 k3 X他大声道:「不,我不走!」
  v/ L7 `8 F! k6 T: g: m5 O信长抬起一只手,制止今井四郎再说下去,然后道:「我信长左马头义仲起兵三年以来,纵横日本未逢敌手。然而源家九郎义经用兵有鬼神莫测之机。军事方面,他是天赋异禀的英才,我不如他。」
+ l& f4 j# B, [( p" m( C他顿了一下,大声说:「就算我回到信浓,起兵再战,也仍然不如他。与其那时被世人耻笑,不如今天就来做壮烈的最后一战!」( Q! E6 h5 N: V" C: W5 h
身后的四人齐声大喝道:「好!」
- `6 Y" ~+ j. `$ ^. E% t信长的目光停留在右侧白马背上,身穿朽叶色直缀与浅紫色盔甲的武士打扮少男身上,眼中流露出不舍之色。' s. J, q0 _+ q* X, C+ u
自信浓出发时,信长随身带有两名美男,一名山吹,一名巴图。
# B, `' ?  Q' h- c& L8 Z这巴图乃信长养父中原兼远之子,身体健硕容貌出众,而且善用强弓,无论马上徒步,无不百发百中,鬼神皆愁,算得上一可当千的英雄。
* o) ?: w( Y4 O0 G2 u3 ]. m  f他善骑不逊的烈马。6 s) b) w+ [+ ?4 x' r% L) |
在艰险处也能上下自如,打起仗来身披优质铠甲,手持长刀强弓,率先直取对方主将,虽然年近三十,却已多次建立战功,几乎没人能和他比肩。$ ?; A5 h; r- v5 U
在这最后五骑之中,巴图依然健在。5 I  }% T& v+ D. u6 J+ ]
信长叹了口气,声音柔和下来:) O, k) q2 I7 m9 X
「巴图,你走吧。」他的眼中第一次显出疲惫的神色。
4 ]9 n$ Z0 C+ S: B7 `山吹只是他的兄弟之一,巴图却是在小时候就和他一起长大的生死相依的兄弟,对于巴图,信长更愿意将他看作自己的弟弟。
  K7 H: y4 U1 ^$ K/ i8 z巴图倔强地一扭头,大声道:「我不走!我要和主公战死在一起!」
# W# E" p7 L% D6 B. F信长摇摇头:「你是我们家族最后的希望,快逃出去吧。我是决心拚个一死,你假若落到敌人手里,就算自尽身亡,对于家族来说这也是不好的。」
5 x9 l" o" F( x0 y% a巴图眉头紧锁,他深深仰望着这个兄长般照顾自己的人,他想要与战他死在一处,但他也知道他所说句句实情。
  c6 y6 u+ r( A" f$ e: a无论他自己怎么看待,临死前还带着家族的火种,确实对信长的武名有损。% i/ H( b  h( [
最后,他紧咬嘴唇,道:「好,我走,但也不想被人说是临阵逃跑的懦夫。快来个强敌吧!让我做最后一战给你看!」$ \! j/ @" U* c) p# p, W
心有此念,巴图便勒马待机。
/ ]4 Y# q8 V6 b3 q这时武藏国有名的大力士御田八郎师重率领三十骑从右前方冲来,巴图立刻纵马冲上去,二人并马交锋,只一回合,巴图藕臂轻舒,将御田八郎生擒过来,就那么按在马鞍上,割下首级,抛在荒野,而后割断铠甲的扭结,在马背上甩掉重甲与长刀,夺路而走。
# W" ?# p' C  D6 z# S0 C  H3 w3 O3 e/ x蜂拥而至的敌军如潮水般涌来,巴图纵马疾奔,只听见身后信长义仲雷霆般的怒吼响起。
) K0 U: f9 p0 K0 }" a4 `/ J* }「我就是信长左马头义仲!义经小儿!来与我决一死战!!」6 h" }6 C& t/ l) K
没人注意他,所有敌人的注意都被信长那太阳般的光芒所吸引过去,巴图策马穿过敌阵,一直跑进森林深处。9 w% `7 x/ V$ i" ~
两天之后,巴图才打听到信长最后的结局:剩余四人中,手冢太郎战死,手冢别当在乱军中失踪,信长奋战之中,不幸马蹄陷入沼泽,腹部中箭,被敌人杀害,今井四郎切腹自杀身亡。$ K; E! w* f/ F9 D  \( k
巴图不敢回京都探望山吹,一个人再次来到河原战场。0 \) k4 R; W7 ~2 z1 p" x# g
昨夜下了初春的第一场雨,被雨水打湿的草叶上结了一层薄冰。
: c/ |( n9 N( e5 V战场尚未打扫,一片狼藉。
* M2 a$ }9 x1 b巴图骑着马,失魂落魄般地游荡着。
1 n7 F8 d% S# r/ V他并不指望能找到信长义仲的遗体,义仲的遗体肯定已经被义经的士兵带回了京都,今井等人的尸体恐怕也会被带回京都枭首示众。
8 v* {8 ?9 A, E# t; s& {. {天色渐近傍晚,巴图终于重新收敛了心神。
2 w4 d0 Y0 s$ c+ r既然无法与长兄死在一起,他至少还可以为之殉死。
8 f$ H, G, S. j  L' \: u打定这个念头之后,他反而镇定下来。7 t9 T4 K4 s: z
当日逃走时,虽然铠甲和长刀尽弃,但他依然带着短剑,可以切腹。
( _& k/ a+ K6 Q1 N& ?6 x5 G# g6 j天空中铅云密布,看来又要再下一场雨,巴图策马进入曾经躲藏了两日的松林,在一颗一人环抱粗的古松前下马,卸下马鞍后,轻轻一拍马臀。) y- C  Y. ?  q% {9 I
熟驯的白马低头蹭了蹭他的脸,自己走开去寻找冻草裹腹。& x5 n: @) L: Z" u( M4 A+ H* D
巴图在树下坐好,把短刀连着刀鞘放在膝前,然后拉开衣襟。: b, f4 P; X( `5 A: Q/ p
料峭的春寒中,他的肌肤上起了小小的寒栗。  \- ^  N% n9 s$ K0 L. p) j
他慢慢地脱掉上衣,露出丰满结实的胸脯,虽然已经不是处男,但他的乳晕和乳头仍是鲜艳的粉红色。腰身肌肉呈倒三角,小麦色的腹部上八块腹肌凹凸有致,肚脐深圆,下腹略略隆起,赤裸的上身散发出青春健康的气息。2 M0 A3 I: x8 F! M
空气中的寒意更浓,巴图分开双腿跪坐,臀部放在脚跟上,这样的做法更稳。
% h2 M2 O0 T! p  ?然后他拿起短刀。
& g) @6 l0 i# k" ?# k这把短刀是近江国的名匠冈崎入道所做,刀柄缠有马尾,刀鞘是镶有玳瑁的乌木,刀身长约7寸,锐利无匹。
) ^5 A. m; Q8 m! K0 u7 Y巴图拔出短刀,纤细的刀锋闪耀着青白的冷光。5 w" B, \+ B) Q) B* a( U: Z5 M4 R
他两手握牢刀柄,缓缓将刀尖对准自己左侧腹靠下的部位,然后轻轻地说了一句:
. \5 O* p3 [3 T/ \! z7 }: p「我来了。」3 U# Q- T: B$ w8 t; A0 N0 v
随着一声短促的闷哼,锐利的短刀直刺进腹部。
4 s- A$ o. u- H% n0 S& e巴图深谙武道,手上没有丝毫的犹豫,短刀没入肚皮足有5寸之深。
1 a& X& Z. x8 S/ t而后没有任何停顿,他屏住气,上半身向右扭动,双手用力将刀刃平推向右侧腹,同时将腰部扭向左边,让腹部迎着刀锋运动。
) H* @/ c5 g& q2 ]1 f坚韧的肌肤被刀刃无情地剖开,一条长长的红色血口随着刀身的运动在巴图的小腹上伸开。5 X% J  U' B  E  N
随着腰肢的扭动,伤口向上下两侧张开,腹壁的断口层次分明,苍白的皮肤,浅黄的脂肪和深红色的腹肌清晰可见,但随后就被涌出的血染成一片暗红。
  a+ y+ K: u5 C2 R2 i' {" R下手利落的缘故,巴图先是感到一阵冷气灌入腹腔,随后才感到疼痛。
5 n9 O7 T. H& l. X皮肉切开的痛楚无关紧要,真正的痛苦来源于腹膜和内脏的创伤。6 z2 O$ S& @; A" E: u$ \) C0 K' F
因为死志坚决,他切的很深,肠子被锐利的刀刃切断,好在因为已经两天没有进食,所以气味并不难闻。: x- `  N( ^2 O* G( H: K4 ^3 l
短刀一直切到右侧腹靠下,接近股沟的位置,长约尺余的伤口笔直干净地横过肚脐下方两寸左右的位置,巴图没有将短刀拔出,而是重新坐正身体,两手用力扭动刀柄,冰冷坚硬的短刀搅动内脏,剧痛难以想象。
9 d5 Q, a, t  N: t% m3 }# L凛冽的春寒之中,巴图的额头和胸脯上渗出豆大的汗珠。2 ~6 o( u4 s7 V" [. D; H
他紧咬牙关,把呻吟压抑在喉咙里,刀刃从向右转为向左,他开始沿伤口,向着刚才相反的方向重新往回挪动短刀。+ r. }. U  v' [7 j! m# S
因为皮肤和肌肉的阻力已经不存在,所以这次他把短刀又深入腹中二寸的深度,以割断更多的肠子。! i% r9 U" T: C" R* f5 G
腹肌已经被完全割断,他无法再像刚才那样扭动腰肢来配合切腹的动作,因此这次切腹的速度要慢一些,呼吸五次之后,短刀才挪到肚脐正下方。
- y* l2 T' ]+ @' |: @8 U( i% p9 ^巴图停止了横切,再次扭转短刀,让刀身立起来,刀刃向下,接着他把左手按在刀柄上方,用力压下去。
" y* L. u" t' |0 V8 ]$ t& a伤口的下半部分被压下去,整个伤口一下子张开了,一大团滚烫的肠子随着潮水一样的血涌出来,柔软的肠子如同盘曲在一起的粗绳,呈现出艳丽的粉红色,肠子表面覆盖着一层油量的粘液,在寒冷的空气中冒着白色热汽。
# O. W; R' P& U几截被割断的肠管软塌塌地贴在肚皮上,断口出淌出半透明的黄色肠液。! Q* k# p2 Y* ]* r
肠子的流出没有影响巴图切腹的进程,他毫无惧色地继续向下切开自己的小腹,下腹部厚实的脂肪和肌肉在刀锋下哧哧地左右分开,与横切的一刀形成一个横长竖短的丁字型。
  Q+ T3 b: q! W0 o, [2 O5 n伤口向两侧翻开,露出腹壁内侧。& o/ H0 g3 Z( d
红色的肉壁上覆盖着淡黄色的腹膜和浅蓝色血管。
# ?9 n+ U! \2 x  ]0 {, Y% F更多的肠子流出来,先前涌出体外的肠子已经淌到了两腿之间的地面上。) `$ V) [. W9 Z1 b7 N, }  D+ F, v
刀刃割开腰带,割破灰蓝色的裙裤和兜裆布,巴图一直向下切至阴茎处才停止,巴图缓缓吐出刚才屏住的一口气。/ B! B: x! p' ?. f$ W4 \0 P( t, {
一阵眩晕袭来,他艰难地又吸进一口寒冷的空气,让头脑清明一点,随后再一次扭动短刀。5 n. b6 a/ C+ a: U0 p
这时短刀的前端已经割破了腹部深处的内脏,扭动刀身等于在内脏中搅动刀尖,难以名状的剧痛中夹杂着令人羞耻的快感,巴图终于忍不住哼出声来。( C; B/ \0 B& J% T7 r
他将短刀在下腹中扭动了一百八十度,令刀刃向上。
2 |* ^7 \7 p5 u$ k' e) p- N* C( N一团肠子挂在肚子上,妨碍了他下一部的动作。  ], M* V& i6 f0 \
于是他用左手把悬在肚皮上碍事的肠脏向右拨开,尽可能地让腹部重新暴露出来,而后才再次两手握刀向上逆切。* X1 A, h" }: R& u" G
内脏被刀尖豁开,更多柔软的肠子被刀子从伤口里顶出来。$ S& X# n$ Z8 a2 U: B9 ^% M
巴图的脸色因失血而雪白,汗水已经在冷风中干透,但他的脸上却全无痛苦之色。$ L1 c  s( A+ b' `3 b. c
并非他感觉不到痛苦,而是此时的剧痛已经无法用神情来表达。
2 s* a, W: k( \* E. b. t因为体力的流失,向上切腹的速度更慢,足足过了有一刻钟的时间,刀锋才挪到肚脐下方。" b- e9 _9 H; G0 B4 H" M  d" j. ^
巴图略一停顿,手上一用力,短刀便毫无阻碍地切开肚脐,娇嫩的脐底肉结被刀锋一分为二的瞬间,难以言喻的快感传遍全身,巴图没有表现出来,而是继续向上挑开上腹部,直到刀刃触到胸骨下缘。
/ h, p. _# v" D0 O6 n& W切腹完成了。: n( c+ c- m' t  u
巴图低下头,自己的整个腹部被一个巨大的十字形伤口所占据,胸肌以下的整个身体都浸泡在鲜血与油汗之中。
9 q' k- Q" ~6 M# T9 K& N他从胸膛下方拔出短刀,放在身体右边。# Z+ A7 z5 C# V& \+ r# M
刚才被拨到右边的肠子因为重量的关系又滑到纵切伤口的底部,两腿间的肠子堆起了很大一堆,最上面的肠子已经变冷了。
/ C8 X4 @% G8 T$ O- V/ S他抓住溢出体外的一截肠子,两手用力将残留在腹腔里的部分也抽出来。, p8 \/ C4 ^" \& v
这个过程不像切腹那样痛苦,但是更麻烦。
  p7 _; z) F0 i9 S' o* _肠子很滑,又被割断了很多地方,最后他放弃了往外拽,而是两手伸进腹腔,抓住肠子后绕在手腕上,然后整团地捧出来。& n  ~0 S7 h  q3 I; G3 k
这个过程不像切腹那样疼,但是很难受,他又花了差不多一刻钟时间才清空自己的肚子。
/ a0 |' {( D. @; Z) B剧烈的疼痛耗光了巴图的体力,他微微向后仰身,靠在树上休息了一下。
. `" |) X+ {$ K+ {) b. ]3 s3 v$ t粗糙的树皮硌得后背很难受。
; V3 z5 S/ ^" D- o& n6 w" [0 M这时,乌云中的雨水终于落下来。0 u6 S& O0 l$ }  _3 q$ D5 c
冷冰冰的雨滴穿过松枝打在身上,让巴图略微清醒了一点。- C8 z8 m( S. G, l$ Y
他重新拿起刀,找到肠子与身体里连接的部分,把它切断,摆脱了内脏的负担,他感到轻松了很多,也知道自己死期将至。
3 V# d8 e' q; r. `# t7 |雨越来越大,哗哗的雨水打在他的身上,冲洗掉肮脏的血污,露出肌肤的本色。4 R; \8 Y0 q8 I, P2 d+ b
因为大量失血,他的皮肤蒙上了纸一样的白色,嘴唇更是白的近似透明。% H5 m5 q! E- I+ f  p% c. r
巴图用自己最后的力量坐正身子,上身微微前倾,双手握拳顶在两膝上,缓缓垂下头。! i7 N# q: i) z3 k8 m
他看到自己两腿间的肠子在雨水的冲刷下,褪去了嫩红的血色,变成灰白色的一堆。
8 J- S4 B3 h. T# P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,身体里大部分神经都因为低温和失血而坏死。0 |# J9 F+ i! g! _1 d8 I
他感到呼吸越来越艰难,每一口冰冷的空气都像粗糙的锉刀从喉咙里刮过。, R3 b! P- V3 A" v$ u
他能听到空气在胸膛里回荡的声音,能感到死亡正从下到上一点一点地蔓延上来。7 F9 o3 N( s; G1 @3 p( W& s$ T; h# N
渐渐地,他的视线模糊了,没有事先想象中的黑暗,而是一片温和的白色光芒,光芒占据了他的整个视野,在光芒的尽头,他彷彿看到兄长正微笑着向自己挥手……& X) [% S7 ^- S; L5 z
4 C4 |9 S- b& U7 O, w# Y
《新手宝典》玩转论坛,新手任务快速升级,访问推广快速得币,敷衍回复将被禁言。
发表于 2022-1-6 23:45:37 | 显示全部楼层
我也算阅文无数了,看不出来改编自哪里,但是写的真好。
《新手宝典》玩转论坛,新手任务快速升级,访问推广快速得币,敷衍回复将被禁言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回复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关闭

站长推荐 上一条 /1 下一条

头像举报|小黑屋|手机版| 腹肌控论坛

GMT+8, 2022-1-28 07:45

fujikong X3.4

http://www.fujikong.cc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